金贵银业涉嫌虚假交易? 两家公司浮现神秘关联关系

时间:2019年08月27日 15:10:45 中财网
  深交所新近下发的关注函显示,有投资者投诉金贵银业与两家公司存有大量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并质疑上市公司同这两家公司涉嫌构造虚假交易、占用公司资金。对此,深交所要求金贵银业针对相关情况进行详细说明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深陷资金泥潭的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贵银业,002716.SZ),被投资者投诉到了深交所。

  《投资时报》研究员此前注意到,金贵银业当前已经处于“拉响警报”的境地,大股东曹永贵涉诉金额达到11.6亿元,轮候冻结股数占比高达1031.82%,并且终止与赤峰宇邦矿业有限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致使一亿元保证金无法收回。(详见《投资时报》官网8月12日刊发的《大股东涉诉金额11.6亿质押股份轮候冻结金贵银业警报拉响》一文)
  随着资金危机的不断加剧,金贵银业的一些操作逐渐浮出水面。8月20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表示,接到投资者投诉,有两家公司同金贵银业之间存有大量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并质疑上市公司同这两家公司之间构造虚假交易,占用公司资金。对此,深交所要求金贵银业对此情况进行详细说明,以解释其合理性。

  《投资时报》研究员在深交所最新下发的关注函中发现,监管机构已经对其债务高度重视,且对交易、收入、货?#26131;?#37329;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并要求该公司于8月29日前进行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8月24日金贵银业再披露两份公告,一份是公司新增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一份是控股股东曹永贵所持股份新增轮候冻结的公告。同时,该公司早在5月份就披露的驰援资金亦迟迟不见到位,资金状况处于十分吃紧的状态。



  金贵银业近一年股价走势图(单位:元/股)
  数据来源:Wind
  关注函直指两家公司
  深交所新近下发的关注函主要与金贵银业同两家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相关。

  据披露,中江国?#24066;?#25176;股份有限公司曾发行了“中江国际·金鹤248号金贵银业应收账款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445;?#29992;于购买郴州市锦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锦荣公司)和郴州市旺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旺祥公司)对金贵银业的应收账款。

  上述信托计划的部分项目,在2018年12月31日前发生逾期,未还本金达1.25亿元,金贵银业在2018年报上并未披露上述负债及逾期情况。仅在2019年8月19日的公告中有所披露。金贵银业称,锦荣公司和旺祥公司与金贵银业成为共同被告(或共同被申请人),主要原因是这两家公司将对金贵银业的应收账款进行了保理融资业务,锦荣公司、旺祥公司和金贵银业未能按期偿还本息。

  正是这起逾期,放大了金贵银业和两家公司之间的密切关系。

  金贵银业2018年报显示,这两家公司分别是金贵银业的第一大和第三大供应商。其中,金贵银业对旺祥公司的采购额为6.16亿元,对锦荣公司的采购额为5.67亿元。

  同时,金贵银业与锦荣公司和旺祥公司之间,一方面存在大量应收账款,另一方面又存在大量预付账款。

  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金贵银业预付账款分别为6.22亿元与6.92亿元,但2018年突然激增至24.4亿元,同比增幅达到252.67%。其中,金贵银业向锦荣公司和旺祥公司预付款账面余额就达到了11.81亿元。

  可疑的是,锦荣公司与旺祥公司均于2017年变更住所,变更前后上述两家公司住所极为接近。而且,两家公司变更后住所均与湖南东谷云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谷云商)相关。金贵银业在5月9日发布的公告中称,公司与东谷云商之间存在关联关系。这让几家公司之间关系更加的扑朔迷离。

  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金贵银业补充说明锦荣公司和旺祥公司是否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存在关联关系。同时,要求金贵银业调查并说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是否存在利用与锦荣公司、旺祥公司的关联关系构造虚假交易、占用公司资金情况。

  针对大额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深交所亦要求金贵银业结合锦荣公司和旺祥公司主营业务、营业收入、货?#26131;?#37329;状况、信用状况、存货情况、从业人员人数及?#27490;?#31561;情况,进一步说明交易的真实性、相关预付款项是否具有商业实质。

  涉嫌构造虚假交易?

  除了锦荣公司和旺祥公司,《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与金贵银业存在大额资金往来,特别是大额预付款的其他公司也同样存疑。

  金贵银业2018年报显示,大额预付款的绝大部分流向主要包括五家公司,除了锦荣公司和旺祥公司,还有郴州市金?#27492;?#36152;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27492;常?#27704;兴县富兴贵金属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富兴公司)、永兴县富恒贵金属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富恒公司)。

  统计显示,这五家公司合计占金贵银业预付款项的77.54%。其中,金?#27492;?#24182;非上市公司前五大供应商,而金贵银业对其预付款余额仍高达3.8亿元。

  这几家公司之间的关系也错综复杂。《投资时报》研究员通过公开信息查询注意到,金?#27492;?#19982;旺祥公司都有个高管名为“许飞洋?#20445;?#23500;恒公司与富兴公司的联络员备?#20184;?#26366;从“曹莎”变更为“王美娟”。

  天眼查显示,锦荣公司中仅有4人参加社保,旺祥公司从业人员仅为4人,拥有大额预付款的另外三家公司也有同样情况,最多参加社保人员不超过6名。这?#27490;?#27169;的企业,如何支撑起同金贵银业之间数额如?#21496;?#22823;的贸易,让人不解。

  随着时间的推移,金贵银业资金危机压力越来越大。最近一个到期的是“14金贵债?#20445;?#21040;期日为2019年11月3日,债券余额为6.84亿元。

  目前,金贵银业资金紧张的态势看不到任?#20301;?#35299;迹象。虽然据金贵银业披露,其已与金融机构接触并签订了战略协议。但在没有解释清楚上市公司同前述几家公司之间实际关系之前,想让驰援资金进场并非易事。
□ .余.飞  .投.资.时.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真爱投注